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编辑:小豹子/2018-10-22 17:26

  一直以来,电子游戏都喜欢和世界末日挂钩。我们为什么会喜欢在文明废墟的场景下玩游戏呢?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一定程度上,电子游戏是描绘末日后场景的最好媒介。假设文明毁灭后每个人都回归野蛮天性,那么暴力就是戏剧性场面的天然引擎。而电子游戏擅长创造暴力。

  确实,在许多电子游戏中,世界的终结其实是创造一个新世界的借口。那个世界里,没有法律和其他社会约束的干扰,除了与怪兽打斗外什么都没有。

  因此,这一题材在早期电子街机中就掀起了一股热潮。比如《机器人2084》(Robotron 2084,1982)这款游戏。为了能够最终拯救地球上最后的人类,英雄必须单打独斗,一个人持枪冲过一连串被机器人控制的房间。另一款更为怪诞而精美的末日游戏是英国设计师桑迪·怀特的经典3D游戏《蚂蚁攻击》(3D Ant Attack,1983)。游戏场景设定在城墙围绕的沙漠城市安特埃舍尔(Antescher)——取这个名字显然是故意想和荷兰艺术家埃舍尔(M. C. Escher)扯上点关系。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3D游戏《蚂蚁攻击》

  灾难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地区渺无人烟,如今这里已经被巨蚁占领。男孩和女孩一边上演着爱情默剧一边逃跑,并向那些冷酷的昆虫投掷炸弹。这是极简的单色杰作:一对简笔画人物置身灰色街区的废墟上,周围都是巨蚁此起彼伏窸窸窣窣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游戏营造了面对厄运时甜涩而忧郁的浪漫气氛,自此之后,再没有别的游戏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不过,通常情况下,电子游戏的末日后场景会被一种特定的怪物——僵尸所占领。历史上有关世界末日的小说实际上都是作者根据当时社会关注的问题改写成的。例如《启示录》(The Book of Revelation)这本书,意在让早期的基督教徒确信和罗马帝国和解是没有必要的,耶稣将再度降临。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活死人之夜》海报

  从乔治·罗梅罗的第一部经典影片(注:1968年电影《活死人之夜》,堪称僵尸片爱好者必修课)起,僵尸已经成为现代社会中盲目消费主义、大范围流行病等根本焦虑问题的体现。电子游戏也是如此。游戏中,如果敌人是僵尸,即便我们杀了他们也不会有罪恶感——可如果将另一个种族或者国家的人描绘成“该死的炮灰”,在政治上就会显得很暧昧。

  僵尸类电子游戏里常常会出现军队和僵尸大军决斗的场景,以此表现人类力量与狡猾敌人之间的冲突,以及政治和社会问题。在《生化危机》系列游戏(1996至今)中,持枪特工大战被病毒感染的僵尸。这是一款阻止末日到来的游戏,并不属于后末日的类型,但规则是一样的:在感染区域内,所有蹒跚的人形生物都是可攻击的对象。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地铁2033》

  另一款更加残忍的系列游戏来自乌克兰,目前包括《地铁2033》(Metro 2033,2010)和《地铁:最后的曙光》(Metro Last Light,2013),根据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的系列小说改编。全球核战争后,莫斯科活下来的人都搬进了地下地铁网络,组成派系加入战争。同时,他们还要对抗受放射性沉降物危害而产生的恐怖变种人。这是一款快节奏的第一人称狙击游戏,表明人类就算濒临灭绝也毫无觉悟,与霍布斯笔下的现实主义寓言异曲同工。

  游戏《潜行者·切尔诺贝利的阴影》( S.T.A.L.K.E.R.: Shadow of Chernobyl,2007)预见了核灾难的场面。这款游戏改编自塔可夫斯基1979年的电影。在游戏里,切尔诺贝利再次发生核事故,其中一个地带出现了奇怪的变异人以及出乎意料的物理现象。近期,受朝核问题影响,游戏及文学作品中虚构的末日主题或将更多地倾向于核灾难,而非生化灾难。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潜行者·切尔诺贝利的阴影》

  可能是受到戈马克·麦卡锡后末日小说《末日危途》(The Road)的影响,一些僵尸游戏也开始走起了忧郁和伪文学路线(只不过《末日危途》中没有僵尸)。在游戏《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中,僵尸末日是由冬虫夏草的变种导致的——这非常讽刺,因为冬虫夏草最近在市场上被炒得很火,号称顶级食材,可以增进智商的。玩家可以操控一个名叫约珥的走私者,他必须帮助年轻女孩艾莉顺利穿越美国,和其他幸存者团聚。这和麦卡锡小说中主人公带领自己的孩子带到他所认为的安全之地多少有些相似。

  但《最后生还者》也揭示了电子游戏中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鼓励玩家从一开始就杀掉他看到的所有人,即便那些人还没被感染。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最后生还者》

  从特定的政治角度来看,僵尸反乌托邦才是真正的乌托邦:残酷无情的自由至上主义——强者为王,身上挂满枪支的活命主义者向来都是对的。

  更加有趣的是,从社会学角度上看,拥有许多玩家的僵尸游戏通常被看作心理实验室。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人类的本性。最近非常流行的僵尸复活游戏《僵尸末日》(DayZ,2012)就是一个例子。

  这款游戏非常具有现实主义色彩,游戏人物甚至会骨折,还得为了凤凰彩票网(fh643.com)生存寻找食物、水、药品及其他工具。在后末日游戏中,玩家必须保护自己不受僵尸的攻击,更重要的是,不受其他玩家的攻击。最后你会发现,没有受到感染的人类往往是最致命的威胁,他们会互相残杀,抢夺对方的武器和物资。因此第一条生存原则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僵尸末日》

  在这个心理实验室中,“先下手为强”的做法看似残酷无情,却是迄今为止最佳的游戏策略。不过,也有些玩家的行为闪烁着人性的光辉:比如一个叫“荒地先生”(Dr Wasteland)的玩家将自己的游戏时间都用来寻找伤者,在他们因失血过多而死之前,帮他们“疗伤”。

  无论是否有僵尸、疾病、核辐射,抑或是机器人,所有后末日电子游戏的共同点就是,假定一切都已经结束,永久终结。可这些游戏却没能模拟现实中社会的自我恢复能力。

  多年来,观众已经习惯性地认为,一旦诸如世界毁灭的大事出现,我们的生命便将永恒终结。没有一个僵尸游戏以打败敌人、治愈敌人、回归文明生活为终结。现实却并非如此,就算是遭到了史上最恶毒的人的破坏,社会最终也会重回平静。

  为什么电子游戏偏爱末日题材?

  《生化危机》

  电子游戏可以很好地展现许多东西(比如僵尸最后喷血倒地而死),但有些东西却很难表现出来(比如社会体系的力量)。电子游戏总是假定无政府的混乱状态永不会终结,因为这样便能给那些“持枪行凶”的玩家提供一个令他们满意的游戏场所。

  路易斯·达特内尔在《世界重启:大灾变后,如何快速再造人类文明》(The Knowledge)中提出了一个截然不同且更加乐观的模型。这本书堪称末日后重建工业社会和科学社会的一部指导手册。那么,描绘一小群末日幸存者重建文明的电子游戏又在何方呢?

  原文选自:BBC

  (编译:黄敏欣,编辑:钦君)